谁来关注可降解塑料废弃物回收与环保处置

文章导读:禁塑背景下,站在风口的可降解塑料迎来快速发展时期,可快速发展背后,却存在了诸多争议。现阶段,对可降解塑料需要有理性的认识,有时一纸“禁令”并不足以解决所有问题。对塑料的污染问题,还面临着技术、末端处置、公众认知方面的一些不足。国家对“可降解”塑料的宣传口径中,不妨再细致一些,避免“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公众对于环保的热情是很高,但缺乏一些专业知识,往往会事倍功半。

可降解塑料能否成为救星?
2020年,可谓是“禁塑”元年。我们可以看到各地城市陆续出台了高规格“禁塑”令,特别是针对传统塑料袋行业,出台“三不”政策:不得生产传统塑料袋;不得销售传统塑料袋,不得使用传统塑料袋。

去年,海南率先立法,从“限塑”升级为“禁塑”。

2020年1月,国家发展改革委、生态环境部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明确提出分步骤、分领域禁限使用一次性塑料制品,推广、应用可降解包装膜、塑料袋、地膜等替代产品。

今年截止目前,已经有6个省份相继立法“禁塑”,另有15个省份也准备发文全面“禁塑”。今年七月,国家发改委、生态环境部等九部门联合印发 《关于扎实推进塑料污染治理工作的通知》,提出自2021年1月1日起,在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城市建成区的商场、超市、药店、书店等场所,餐饮打包外卖服务以及各类展会活动中,禁止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购物袋。

籍此不难看出,从国家、省、市三级层面,全面“禁塑”的决心、力度之大。看起来,不可降解塑料正面临着空前危机,而对于市场上自称“环保”的可降解塑料来说,正是“乘风起飞”的好时机,市场上追捧的声音不断,被寄予厚望的可降解塑料无疑是迎来了快速发展的黄金窗口期。

目前我国多地区已经开始推进政策落地,推动可降解塑料的使用,如江苏、广东、陕西等,上海也提出要加强塑料污染治理,推进可降解替代材料研发。截至目前,以工商登记为准,我国新增可降解塑料相关企业255家,同比增长约23%。以海南为例,截至今年7月,已有46家全可降解塑料制品生产企业注册。

目前,可降解塑料市场出现了供小于求的情况,之前不温不火的降解塑料生产企业订单暴满,全国各地不少新材料生产企业、贸易公司进入降解塑料生产领域,政策推动需求量上涨,可降解塑料的原材料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作为降解行业比较成熟的原料PLA,行情价格从18000元短期内涨到35000元。

然而,尽管可降解塑料自带“环保光环”,却始终备受行业争议。可以说,对可降解塑料在塑料污染治理中的作用一直争论不断,究其原因,除了政策不明朗、标准不健全、科学研究存争议、回收与环保处置体系不健全等因素的影响外,公众和行业对可降解塑料的概念不清晰和混乱也是一个重要原因,由此导致误用、滥用可降解标志,甚至虚假宣传的现象时有发生。一些典型争议包括:

第一,国内目前对于可降解塑料缺乏科学、清晰的界定和认识。

首先,就目前而言,商家最喜欢用“在自然环境中降解”、“绿色可降解”、“健康环保”等字眼吸引消费者,但是“可降解”真的是无条件可降解么?这件事情商家并没有义务进行科普,虽已有少数商家进行科普,也并不能清晰地解释这个问题,还有可能误导消费者。因为命名没有法律要求,所有商家都说自己的商品可降解,又因为标准不统一,国内还没有大家都熟悉的认证体系,我们甚至无法轻松识别买到一个真正的可降解塑料产品。

其次,“不用处理就能自动消失”是公众对可降解塑料的一种普遍认知或期望,认为可降解塑料是解决白色污染问题的灵丹妙药。殊不知,目前没有一款可降解塑料可以在任何环境下无条件降解。根据降解环境,生物可降解可细分为 “可堆肥降解”、“土壤可降解”、“海水可降解”。现在我们能买到的“生物可降解”塑料其实都是 “可堆肥降解”塑料,只有在58℃以上、细菌充足的商业堆肥设施里处理达到180天才可降解。现在的可降解塑料里面,只有商业堆肥降解是主流,但商业堆肥降解是需要被收运到堆肥设施里堆够180天才有望降解的。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把可降解塑料制品丢进了干垃圾(其他垃圾)或者回收垃圾里,它都没办法直接降解成我们以为的二氧化碳和水。

有研究机构和环保志愿者做过真实环境中的实验:2014年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模拟自然土壤,12个月PLA塑料试验,其质量在12个月之后只是损失0.23%;2017年德国迈洛伊特大学400天的试验,摆在海水和淡水里面,最后PLA只有约0.5%质量损失;这就是很多可降解塑料所面临的一个现状,就是理论上的降解条件,在现实中并不允许。可见,可降解塑料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环保。

2019 年末一项逾 2000 位公众参与问卷调查显示:过半数公众无法区分塑料产品是否为生物可降解的塑料产品。因为可降解塑料产品和普通塑料产品在外观上高度相似,国内又没有统一清晰的专用标志。 仅 20% 左右的公众意识到,可降解塑料无法在自然环境中完全降解消失。可见我们对这种材料的认知与现实情况之间,相去甚远。

第二,亟需对可降解塑料建立独立的回收与环保处置体系。

可降解塑料在国外被归类为“不可再生利用”,可降解塑料对于传统再生塑料来说,是一个特殊品种,已经发生分子一级结构的变化,链段被分解,与传统塑料化学结构不同,回收之后是不可循环再利用的,所以在废弃物回收中要与普通塑料分开回收。

可即使在垃圾分类做得最成功的的上海市,厨余垃圾还是需要“破袋”投放,把塑料袋归为“干垃圾”中,无论是否可降解,统统一起处置。如果将普通塑料与可降解塑料混杂,将是一场巨大的灾难:任何一个传统塑料里如果混合里一个可降解塑料,分选的复杂程度就会大幅度增加,再生塑料质量将会大幅度降低,将摧毁目前的普通塑料再生利用体系,形成更大的塑料污染。研究表明,混合了2-10%的可降解塑料的回收物可能会造成塑料污染问题。

中国有没有可降解塑料的回收工厂,需要建立独立的回收渠道,没有人采购废弃的降解塑料,传统塑料无法收集的部分,可降解塑料也一样无法收集。不能收集,降解塑料对环境的污染可能比传统塑料还要多一些不确定的因素。这般背景下,业内人士非常担忧——可降解塑料产品在废弃后,能得到应有的回收处置吗?

因此,如果我国要大力推动以可降解塑料替代传统塑料,我们亟需建立和完善可降解塑料的回收与环保处置体系。然而目前我国对于可降解塑料相关的管理体系、回收体系、处理体系基本处于起步阶段,在可降解塑料的独立回收体系方面基本未能被重视,处理设施的产能匹配与建设方面也未能科学规划,若大规模使用可降解塑料,将造成塑料市场、回收体系与环保处置体系乱象杂生。企业、商家纷纷看好“禁塑令”下的市场替代需求,为了其“环保光环”带来的利益只管生产,可是谁又真正关注可降解塑料的后续回收处置的问题呢?

第三,推广可降解塑料,堆肥处置装置将会占用大量耕地资源。

如果把一次性快递塑料袋全部换成可降解袋,为了实现环保,普及使用可降解塑料,我们需要:

1、老百姓把可降解袋单独分出来;

2、由清运车队统一收集;

3、城市还需要建设满足高温高湿降解条件的堆肥基地。

预计今后,我国可降解塑料废弃物数量大,急需要配套建设堆肥设施,建设堆肥基地就将占用大量的耕地资源,这对于土地资源极度匮乏的中国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如果将目前全国8000万吨的传统塑料都替代成可降解塑料,按每一吨可降解塑料需要0.18公顷的耕地来堆肥处理计算,建设堆肥基地就将占用耕地面积为1440万公顷,该面积相当于河南与山东两省耕地面积的总和。也就是说,若全面推广可降解塑料,必将会对我国本就十分紧缺的耕地资源造成压力。

由此看来,可降解塑料的推广之路任重而道远。目前,可降解塑料已成为替代普通塑料的“新宠”,可降解塑料废弃物的总量将会急剧扩大,可是谁又来关注由此带来的后端回收体系不完善等问题以及建设规模庞大的环保处置设施呢?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行为于思,毁于随。人类在经历了塑料污染的环保危机之后,是否应该更加谨慎地应对未来需要面对的可降解塑料的环保危机呢?

可降解塑料的发展需要国家和地方政策引导,同时还需要整个再生资源产业链的协调合作以及政府有关部门的支持。也希望各级政府可以先厘清可降解塑料的市场乱象,一次性塑料用品还是要优先以重复使用为原则来选择替代品,从而更谨慎的评估可降解塑料的应用领域,并确保后端处理体系可以追得上前端可降解塑料使用的脚步。如何应对规模化使用可降解塑料后产生的科学处置废弃物问题将是制约可降解塑料健康可持续发展的关键点。

版权声明:
作者:王金阁
链接:https://www.nnbbxx.net/post-7014.html
来源:王金阁博客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