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原配重生记第三、四章 TXT 电子书下载 百度 网盘 在线 免费

第3章:太子,嘴这么毒,挨过打吧!

从柳树后转出的是个身穿明黄绣八宝团龙纹,头戴束发嵌宝紫金冠的年轻男子。瞧模样二十来岁的年纪,身高七尺,仪态翩翩,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花,目若秋波,诗经有云:琐兮尾兮,流离之子。叔兮伯希,裦如充耳,单看相貌是极好的。只是……
眉目间气质太过犀利,冲淡了好样貌带来的亲切感,眸底还带着浓浓的讽刺嘲笑意味,让人瞧着就充满攻击性。
“大,大哥。”南安王看见来人,只觉得眼前发黑,脑子‘嗡’的一声。
“太,太子殿下。”楚觅儿更是两股颤颤,‘卟嗵’一下软倒在地,眼泪都要下来了。
“三弟和这位不知哪家的闺秀,你们这是在偷偷幽会?”太子目光横扫,嘴角抿出个嘲讽的孤度,“三弟,我记得月前宋淑妃曾向父皇请旨,想将宋首辅的嫡幼女赐婚与你,父皇都答应了,所以……你这是正妃还没迎进门,就想着纳侧了?”
“大,大哥,不是,太子殿下,您莫要误会,我和楚姑娘不过是偶然遇见,寒喧两句而已。”南安王额头上汗都下来了,狼狈不堪的解释着,“殿下,我一男子便罢了,楚姑娘女儿家,闺誉很重要……”你千万不要乱说啊!!
他言词切切,似是哀求,也似是警告。
至于楚觅儿嘛,早就吓瘫在那儿,缩着瑟瑟发抖,羞骇的满脸是泪了。
“偶然遇见?三弟,你骗谁呢?‘偶然遇见’还能‘偶然’到抱在一块儿?当真可笑。私会美人就私会美人,有什么可辩解的?你身为亲王,按制能有侧妃两人,侍妾无数,纳美便纳美,难道你那王府养不起?”
“没关系,你缺银子,父皇总会给你的,在不济,宋首辅家财不菲,宋姑娘嫁妆想来颇丰,待她嫁了你,夫妻一体,你养不起家,她总不会不管!”
“不过……你和这姑娘偷偷摸摸的,难不成是怕宋家知道消息反了悔?到是要防备些的,毕竟是你们母子求娶宋家姑娘。宋首辅家大业大,姑娘不愁发嫁,并不是非你不可。选秀还未开,父皇又没指婚。鸭子没煮熟,你确实是要担心她飞了的!”
“太子殿下,您,您慎言,我和楚姑娘并非那等关系,宋,宋表妹也是,是……”南安王脸都黑透了。
“楚姑娘?哪个楚?瞧你衣着打扮不像宫人……能在这个时节在宫里随意走动的官家闺秀?你是翰林院楚院正家的?”
太子长眉微扬,脸庞转向楚觅儿,在她惊骇的目光下,嘴角微挑,“聘者为妻奔者妾,你父官职不低,按理你亦能坐上王妃之位,怎么竟甘愿为侧为妾?你是宁愿为三弟牺牲,自觉感天动地,为他迎娶钱势俱全的宋姑娘,还是……就这爱好?”
他挑了挑眉,似笑非笑。
“我……呜呜……”楚觅儿被这几句话刺的脸都惨绿了,抽泣一声,掩面痛哭。
“殿下,觅儿一个姑娘家,你怎么好这般言说她。”还有没有风度啦!!南安王气急败坏。
“三弟,你我兄弟多年,你竟还不了解我吗?”风度是什么?他从来都没有过呀!太子抿唇,声音里带着几分惊讶。
那个感觉——如此欠揍!!
虽然以前听过太子是个嘴毒的,平常最喜欢干的事就是没理搅三分,唯恐天下不乱。但是……她还真的从来不知道,太子的嘴能这么毒,这么爱管闲事,这是遇着树都想踢三脚吗?
他可堂堂太子,国之储君啊!!最应该做的事,难道不是礼贤下仕,兄友弟恭吗?南安王跟谁幽会,关他什么事啊!!
正常人遇见了都会躲的远远的,他到好,不止要出现,还出现的这么高调,施恩卖好都不屑,把南安王刺的怀疑人生就算了……他做什么还要捎带上楚觅儿??
人家是姑娘家啊!!太子你都不认识人家,堂堂一国储君,男子之躯,这么刻薄一个姑娘,都不觉得不好意思吗?
宋伍儿简直无法理解。
“临淽,太子殿下一直都是这样吗?”伸手拉了拉低着头的临淽郡主,宋伍儿用一种诡异的姿势半跪在草丛里。
方才南安王那一声大喊,她还以为是她和临淽让发现了,刚琢磨着怎么现身,太子就抢先出来了……
而且,那表现,真是惊呆全场!!
“那个,咳咳,小姨,我这太子皇叔,确实是……心直口快的人。”临淽郡主摸了摸下巴,一脸尴尬。
做为宗室郡主,她是时常进宫的,偶尔也能碰到太子,对他的做事风格,多多少少见识过,不至于像宋伍儿这么惊讶。
“你管这个叫心直口快?呵呵,还真是很直,很快!”看着不远处,太子仿佛又低声说了一句什么,楚觅儿脸色瞬间惨白,‘呜咽’一声,连滚带爬的起身踉跄跑远,而南安王也高喊一声,“殿下,大哥,算当弟弟的求你,此事千万莫要传扬出去。”语气咬牙切齿的。
“你若不想让旁人知道,就别光天化日的跟人幽会,躲个背人的地方,墙弯拐角的,保证没人看见。”太子冷淡的回了一声。
宋伍儿敢发誓,她亲眼看见南安王追逐楚觅儿的脚步一个踉跄,差点平地摔个跟头儿。
一前一后,一对儿狗男女跑没影了,宋伍儿揉了揉蹲麻了的腿脚,使了个眼色给临淽,“咱们也撤吧!”好戏都听完了!!
“嗯。”临淽郡主低应,两人小心翼翼的起身,轻声慢步的往后撤。
“是谁在那边??”太子那低沉带着凉意的声音突兀传来!!
啊啊啊啊啊!!宋伍儿和临淽郡主身子一僵,愣在当场,手都麻啦!!
她们这是——让抓住了??
“你是……英郡王家里的临淽,另一个……”就在两人怔住这一瞬,太子大步流星的走过来,眉目微扫打量过两人,“是宋家姑娘吗?”他看着宋伍儿。
“你怎么……”知道?咱俩没见过啊!!宋伍儿眼睛瞪的滚圆。
“宋姑娘跟宋首辅相貌奇类,有何不识的?”太子瞬间看穿她未尽之语,抿唇笑语。
相貌奇类?是说她跟她爹长的一样吗?宋伍儿微懵,脑子转了两圈儿才反应过来,刹时间心火都烧起来了!!
他爹身高七尺,膀大腰圆,容貌伟岸,方口阔鼻,一点不像读书人,根本就武将的长相!!她跟她爹哪里一样啦!!她是个闺阁女儿家啊!!!
竟然这么说她,她难道是女巨人吗???
宋伍儿头发都快竖起来了!!
“你和宋首辅是父女,相貌相似不是很正常吗?难道你不愿意,不过,认真细观,你确实没你爹长的精神,胆量也不成。”太子一句话就得罪了权臣之女,看起来还挺不满意,挑着眉头上下打量宋伍儿,他摇头道:“你和临淽方才就在这儿吧,那老三和楚家那个……你们也看清楚了?”
“……就算你在这儿听不清他们说了什么,那两人的举动总不会看不见,都那般了,你竟还准备偷偷退下去?”太子斜睨着宋伍儿,一脸不赞同,“我记得宋首辅还挺疼女儿的,当初英郡王和宋大姑娘订亲时还见过面。若他知道三弟和那姑娘的事,定是不能饶的,怎么……你打算就这么混过去?当没瞧见?”
“堂堂首辅家的姑娘,怎么这么窝囊!!”
“谁说的……”她准备当没看见啦!!她一个闺阁女儿家,遇见这等尴尬的事,本就不该吵出来好吗??偷偷回家禀告父母,抹了这事才对吧,真闹出来吃亏的是她啊!!
宋伍儿被‘鄙视’的牙都快咬碎了,满心的不能理解,说来……她和南安王之间好坏于否,到底跟太子有何干系??堂堂一国储君,不懂得看破不说破的道理吗?面对不相识的女儿家,面对这般尴尬的破事,最好的办法,难道不是直接当没看见她们,转身就走吗?
还非得出现一下,还非得当面讽刺她痛处……
找什么存在感!!
怪不得前世太子让人群起而攻,早早英年早逝,最后死无全尸呢。就是因为嘴太损,不懂得沉默是金的美德吧!!
或许是宋伍儿的表情太‘惨烈’,也或许是太子觉得满足,他嘴唇微抿,露出个凉薄的弧度,似笑非笑的看了宋伍儿两眼,没在说什么就直接转身,一步三晃的离开了。
宋伍儿:……
“临淽,你这太子皇叔,真没让人背后堵住,套麻袋爆打过?”她转头看临淽郡主,有气无力的问。
“我爹到是想干,只是碍着他的身份,没敢!”临淽郡主脸颊抽搐。
——
人都走光了,两小姑娘在留下也没什么意义,便携手离开了。
回到芳芷宫,不笑不说话,装羞涩大家闺秀……宋淑妃的寿宴很快就结束了,拜别了宋淑妃,赵氏带着宋伍儿出了宫门,坐上马车准备回府。
“临淽,跟我走,到我家去,我还要需要你帮忙呢!”做证啊,做证!!
“小姨,你放心,我肯定帮你跟外祖母说清楚。”临淽郡主带着一身‘使命感’,眼神都发亮,奔着正跟赵氏说话的亲娘就过去了。

第4章:那是个渣男啊!!

马车前,宋元娘正拉着赵氏的手,跟她讨论宋伍儿的学业问题,在她看来,妹妹学渣这么多年,就是亲娘管的不够严。
赵氏被大女儿那一脸严肃的表情和义正言词的模样说的无言以对,根本插不上话,汗都要下来了。
“元娘啊!”咱们缓缓吧,赵氏有气无力。
就这当口儿,临淽郡主一边高喊着,“娘,我今晚想去外祖母家,和小姨一块儿住……”一边跑上前拉住宋元娘的袖子,一脸撒娇。
“这么晚了,做甚还要去你外祖母家?莫要给她们添乱。”宋元娘习惯性皱起眉头。
见大女儿的注意力被外孙女吸引过去,赵氏长嘘一声,擦了把额上的汗,忙给外孙女求情,“元娘啊,临淽许久未来,你父亲前阵子还唠念着,有些想她了,让她来家住阵子有何妨碍?又不是旁人。”
“母亲。”宋元娘不赞同的蹙了蹙眉,但面对母亲这般说辞,到也拒绝不了,只是无奈的妥协,口中念叨着,“临淽,你年纪不小了,到了外祖母家,万万要乖巧,莫要胡乱,我前日得了秋陵女道的字帖,明日给你送过去,你记得每日仔细临摹,莫要偷懒,一日十篇,我是要检查的……”
本来正拉着赵氏的手撒欢儿,眉开眼笑的临淽郡主,随着亲娘的声声‘叮嘱’,笑容都凝固了。
“噗……”见外甥女吃憋,宋伍儿忍不住偷笑。
“你笑什么?别以为你能躲过去,你一样要写,跟临淽一块儿给我检查!!”宋元娘利刃般的目光狠狠剜向宋伍儿,恨铁不成钢的道:“母亲就是太惯着你了,才让你赖着胡混日子,老大姑娘家,学甚甚不成,这怎么行!!伍儿,你告诉你,我可没母亲那般好说话,一日十篇大字,写不完就加倍罚你……”
宋伍儿:……
救命啊!!
——
几乎逃命一般,扔下跟赵氏恭敬道别的宋元娘,临淽郡主和宋伍儿手拉着手,躲天敌似的奔上了马车。在赵氏摇头无奈的笑声中,车夫扬鞭,俊马嘶鸣,马车缓缓驶动起来。
做为一品首辅,宋家离皇宫的距离并不远,约莫只用了一刻钟的功夫,马车便停在了处颇有的府邸前。
正红朱漆大门紧紧关着,瑞金兽头环扣,向上望去,门栏上悬着黑色金丝木的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宋府”两个大字,大门两侧,立着两只威风凛凛的大狮子。
马车停住,早有门房远远瞧见,侧门大开,马车直接驶入,直至二房上进了内院后,才停下来。
丫鬟立在两旁,扶着主子们踩着矮凳下车。赵氏一步迈下,便见两个儿媳妇——楼氏和楚氏领着一众丫鬟婆子早早站在那儿,敬礼行礼。
“母亲,您回来了。”
“嗯。”赵氏疲惫的点头。
“大舅母,二舅母,我来看你们啦。”一旁,临淽笑眯眯的上前问好。
“哎哟,我们小郡主来啦,都好些日子没瞧见你了,快让二舅母好好看看。”楚氏上前揽住临淽,亲热的笑。
因楚氏跟宋元娘交好,临淽对楚氏一惯比对楼氏亲近,只是这会儿子,一瞧见楚氏,她就忍不住想起南安王和楚觅儿,心里一阵阵的膈应。
毕竟,楚氏是楚觅儿的亲姐姐。
见临淽这么露骨露相,宋伍儿不动声色的扯了她一把,随后笑着跟两位嫂子问了好,便告辞了,“今日奔波了一天,累的很,娘,我先带着临淽回院收拾收拾。”她对赵氏道。
“恩,天色不早了,你们快去休息。”赵氏点头答允。
如此——赵氏又打发了楼氏和楚氏,一众人各回各院。
两人抬的软轿晃晃悠悠,没多大会的功夫,宋伍儿和临淽郡主便被送回了‘惜芳华’。
十来间屋子,三面朝阳,院子里一株两人合抱粗的石榴树,树桠上还挂着个秋千——打眼一瞧,这就是个阁闺小姐的院子。
一步迈进屋子,丫鬟们忙围笼上前伺候着请安,“姑娘回来了,见过郡主娘娘……”宋家——临淽是常来的,她跟宋伍儿关系又好,丫鬟们到不怕她。
用了些点心,丫鬟抬了热水,宋伍儿坐在浴涌,闭眼洗去这一天的风尘。只,身边给她擦身的丫鬟梅香却一直叽叽喳喳的,“姑娘,淑妃娘娘的寿宴,肯定有许多官家夫人和小姐都去了……”
“七月便要选秀了,万岁爷膝下三位王爷都还未成亲,连侧妃都没有,想来今日的聚会,肯定热闹!!”她边说边笔划,看样子兴奋极了。
是啊,热闹,多热闹啊!!都偷上情……太子大战南安王了。而且,万一她顾及的不够多,当场吵出来,肯定能得引一堆人围观,那就热闹出大天去啦!!
宋伍儿撅了撅嘴,没说话。
梅香依然兴奋,一边给宋伍儿擦背,一边道:“不过,姑娘却不用担心,娘娘可是您的亲姑姑,最疼您不过的,奴婢都听说啦,夫人和娘娘都说好,这回选秀一过您跟南安王爷热婚事就能成……”梅香亲娘是赵氏院里的管事嬷嬷,任甚消息都极灵通。
“梅香,还不住嘴。”外间,茶香拿着干净衣裳进来,截住梅香的话头儿,板着脸训她,“夫人跟娘娘商量什么……这话是你该说的,姑娘的大事,你嚼什么舌头,当心我告诉你娘,她撕了你的嘴!!”
“茶香姐,这里又没外人,我就随口说说嘛,娘娘把姑娘当成亲闺女似的,有什么关系。”梅香不大服气的嘟囔着。
宋淑妃把她当成亲闺女?呵呵,前世她也信了,跟南安王成亲后,也确实把宋淑妃当亲娘一样孝顺,可有个屁用??南安王势弱的时候,人家‘心肝宝儿’似的喊她哄她,后来呢,还不是围着楚觅儿乱转吗?弃她和宋家如鄙吗?
宋伍儿叹了口气,没理茶香和梅香的口舌官司,擦身换了衣裳,便步出浴间……一眼瞧见隔壁临淽郡主走了出来。
“小姨,走啊,去找外祖父和外祖母,把咱们在宫里看见的那事儿跟他们说说!!”临淽一把拉住她,挤眉弄眼的。
“你先把头发擦了吧,这么湿着出去,小心呆会儿头疼。”宋伍儿迎头给她盖了条锦巾。
临淽嘟着嘴,碎碎念让茶香给擦干了头发,两人这才肩并着肩离了‘惜芳华’,往正院方向走去。
进了院子,自有丫鬟迎上来问安,宋伍儿开口便问,“父亲可在?”
“回姑娘的话,老爷刚从书房回来,正跟夫人说话呢儿!”大丫鬟玉瓶忙陪笑着回。
“烦劳玉瓶姐姐禀告一声,我有事求见父亲母亲。”宋伍儿便道。
“可不敢当姑娘这声‘烦劳’,奴婢这就去。”玉瓶恭了恭身,掀帘子进屋,没一会儿的功夫便转身,“姑娘,郡主娘娘,老爷夫人有请。”
“嗯。”宋伍儿就点头,拉着临淽进了屋。
“父亲安好,母亲安好。”
“见过外祖父,外祖母。”
两人一块福礼。
“快起来,一旁坐下吧。”宋首辅——宋时莆正和赵氏诉家常呢,一眼瞧见小女儿和外孙女过来,眉眼都笑开了。将她们让到身边坐下,赵氏率先口,“伍儿,这么晚过来,是有什么事儿?还拉着临淽?”
她挺奇怪的,小女儿虽然‘不学无术’——咳咳,不对,是在学问上没甚天份,好在还算乖巧懂事,这天色都黑透了……若没要紧事,轻易不会来打扰。
“咳,爹,娘,那个……今日您跟我说,咱们家跟姑姑有了些默契,等七月选秀后,就要把女儿和南安王……”配成一对?宋伍儿摸了摸鼻子,低头装出不大好意思的模样。
没办法,她前世都七旬老人了,又跟南安王闹成那样……让她为了婚事羞涩气愤什么的,她确实装不出来啊。
“怎么,你这么快就决定了,见着南安王……可是瞧着顺了眼?”赵氏便含笑着调侃。
宋家家风一惯民主,宋时莆和赵氏都是疼孩子的,纵容的很。就算不该女儿家参与的婚姻大事,俩人也不会自行决断,而是寻问儿女的意见。像宋元娘,她跟英郡王的婚事,就是相看过后才决定下来的。
“娘,恩……呵呵,这事恐怕不成了。”宋伍儿讪讪一笑。
“哦?不成,伍儿为何这般说?”宋时莆抬头,认真望向女儿,“你是没看中他?”
“爹,不是我没看中人家,是人家没看中我。南安王早就有了心爱之人,浓情蜜意,难舍难分的,我凑上去算怎么回事啊?”宋伍儿面向亲爹摊了摊手,一脸无奈。
“什么心爱之人?怎么回事?”没等宋首辅开口,赵氏眼珠子都瞪圆了,“伍儿你说的是真的吗?宋时莆,你妹妹什么意思,儿子都有心爱之人了,做甚还要结亲??这是坑我女儿吗?好大的胆子!!”她猛然站起身,指着宋时莆,眉毛倒竖。
“静芬,你别着急,我也不清楚啊,咱们问问,先好好问问。”宋时莆忙作辑,陪笑的都快拧出苦汁子来了。
啧啧啧,她娘这个爆脾气啊,真是……可怜她爹了!!
宋伍儿怂的缩了缩肩,抱膀缩头。

版权声明:
作者:王金阁
链接:https://www.nnbbxx.net/post-6886.html
来源:王金阁博客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