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原配重生记第一、二章 TXT 电子书下载 百度 网盘 在线 免费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马上删除!书名:恶毒原配重生记
作者:云婳

第1章:人生赢家重生啦

永宁十七年夏,太裥山静心阉。
坐在窗前,透过脆绿的树影望着远方隐隐露出轮廓的京城,义净师太——宋伍儿端起香茗,轻啜一口。
“茶香。”在枭枭幽烟中,她开口唤,“今儿,是新帝立太子的日子吧?”
“是啊,姑娘,上个月老夫人来看您的时候,不是说过了吗?”一身尼姑打扮的丫鬟正跪坐着调香,“而且,如今已是永宁十七年,万岁爷都要立太子了,您怎么还叫他老人家新帝呀。”
是啊,永宁十七年……已经过去十七年了啊!
端着茶杯,宋伍儿悠悠嘘出口气,目光充满怀念。
做为当朝首辅的嫡女,宫里还有个做一品正妃的姑母,年轻时的宋伍儿,称得上是京城里最顶尖儿的那拔儿闺秀。及笄之后,嫁了嫡嫡亲的表哥,先帝膝下仅有的三个成年皇子之一南安王,做了亲王正妃。
宋伍儿的前半生,可以说是人生赢家的标配。
可惜,幸福光阴总是短暂的,成亲不过短短几年功夫,一直是‘温柔闲王’模样的表哥突然露出了让人惊叹的野心,飞快将她娘家拉进夺嫡风云里,又在占尽上风时,不知从哪儿扯出来个‘真爱’侧妃,挤兑的宋伍儿连站脚儿的地方都没有。
娘家心疼她。父兄为她报不平,挨个儿上门找过南安王,但——结果都不尽如人意。
飞鸟尽,良弓藏,在先太子已逝的情况下,做为夺嫡大热门,南安王根本没把宋家看在眼里,甚至还隐约露出忌惮态度。
因为她这个出嫁女,宋家早就卷进了夺嫡站队的争斗中,南安王明显不是个心胸宽阔之人,那段时间,前朝后宅,她过的真艰难啊……
陷入回忆中,宋伍儿神色迷茫,好半天才缓过神儿来,“茶香,我记得新帝膝下诸子斗的很热闹,如今太子得封,余下皇子……尤其是那位白贵妃所出的六皇子,怎么样了?”
不是号称文武双全,天降的圣人吗?
“那位啊——哼,前些日子被过继给南安王了!”茶香动作一僵,咬牙切齿的说。
“过继……南安王?”宋伍儿微怔,嘴角突然一勾,带着几分莫名神秘的意味,感叹般的道:“我都离府二十多年了,他还没有亲生子嗣啊!”
“呸!!那等狼心狗肺,阴险猖狂的玩意儿,还配要子嗣??想瞎了他的心!!当初口口声声求娶您,上赶着巴结。结果呢??略风光些就翻脸不认人,姑娘您待他多好啊,老爷夫人也没对不起他的地方,尽心尽力的助他!!”
“……可他呢,还没被封成太子呢,就又是真爱,又是被逼,说没有感情!!呵呵,早干嘛去了??还不是看着老爷被拽进他阵营在摘不干净,才做出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吗?那段日子,咱们受了多少搓磨啊,姑娘您硬生生的被逼出了家,那混仗玩意还想要亲生子嗣?”
“简直痴心妄想!!老天爷怎么不下个大雷劈死他,作了这般的孽,活该他生不出儿子,活该他没子嗣被先帝爷放弃,输给当今,活该他争了一生,最后连爵位都让旁人占了!!”
想起往事,茶香在忍不住了,拍着大腿破口大骂,“姑娘,他害了您一辈子,就是缺了大德!!天应的没人送终!!”
“恩,茶香啊!你该不会是忘了,当初我会出家,其实是主动的吧!?表哥他并未有逼迫之意啊……”而且,她还反手抗了人家一把,彻底将宋家从南安王一党的阴影里‘撕’出来了呢!
当年南安王宠妾灭妻,伙同妖精侧妃联手逼的可怜元配落发出家的事儿,在京城闹的多厉害啊,就连先帝都下明旨斥责过,那两人顶风都臭出四十里了……
“那又如何?要不是南安王不是东西,您理应子孙满堂的一生,何至于青灯古佛?”茶香愤愤不平,眼里喷着怒火,“丧尽天良的下作玩意,活该他绝户头!!”
家里人似乎总认为她很悲惨,受了天大的委屈?宋伍儿眨了眨眼,瞧着屋里堪称奢华的布置摆设,在想想这些年为了求子,吃香火,喝苦药,连偏方牛粪都生吞过的表哥……
她是不是没告诉过家里人——在她决定出家之前,她就偷偷给南安王下了绝育的秘药,眼睁睁看着他喝下去的?
恩?!好像是忘了说,但……唉,算了,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儿,还是等娘亲下次来看她的时候,拜托她给南安王送份贺礼,恭喜他终于‘得偿所愿’,有了‘亲儿子’好了!!
毕竟,姻缘不成亲缘在,他还是她嫡亲的表哥嘛!!
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宋伍儿弯了弯眉眼,露出个狡黠的笑。
——
元熙四十三年初夏,太液池。
青砖宫道上,两行粉装宫人垂眸敛眉的在前行走,步履从容,落地无声。后头,一老一少,两个华服女子漫步跟随。
头戴碟恋花的玉钗,着鹅黄流仙裙,宋伍儿沉默无声跟随,听着耳边亲娘的‘碎碎念’。
“伍儿,今日是你姑姑的寿辰,她刚刚晋了淑妃位,正是不稳当的时候,既特特唤了咱们母女进来,你便要持重谨慎,千万别丢了人……一会儿子,南安王爷也会到场,那是你嫡嫡亲的表哥,你们小时候常玩在一起。”
“你是大姑娘了,今年便要选秀,娘也不瞒你,你姑姑是有意把你和南安王爷……咳咳,家里没人有让你向上一步的念头,不过南安王爷确实优秀,你多少注意些,瞧瞧合不合眼缘。”
“这些年,娘瞧你和你姑姑相处的很好,若真成了,有亲姑姑当婆婆,你日子能过的轻松……伍儿,伍儿,你听没听娘说话?这通儿魂飞天外似的,你这是怎么了?”赵氏念了一路,见闺女满目茫然,理都没理她,不由低声唤。
怎么了?她也想知道怎么了!!她明明在静心阉里,熬死了南安王和他那真爱,连他俩过继的儿子都病死王府之后,才含笑着无疾而终的……
谁来告诉她,怎么眼睛一闭一睁,还时空错乱了??身边是没有日日为她垂泪,还‘活力四躲’的亲娘,低头是青涩健康的身体,就连伸手触摸脸颊,都光滑而柔嫩,一点皱纹都没有!
难道她这是重活一回了?
不要啊,她真不想在被南安王和他那真爱恶心一回!!找个合适的下药机会,其实并不容易呢!!
宋伍儿哭丧着脸。
“你这是做的什么怪样?你姑姑晋位之喜,又是贺寿之日,怎么不高高兴兴的。”赵氏满脸不赞同,伸手拍了女儿一下。
宋伍儿被打的一哆嗦,敏锐抓住了母亲话里的信息——姑姑的晋位之喜,贺寿之日——所以,按照她已经有些模糊的记忆来看,她这是……还没嫁给南安王呢!!
仿佛可以改变命运啊——宋伍儿弯了弯眉眼,产生了无比强烈的兴趣。
——
芳芷宫的主位——宋淑妃今年整四十岁,是宋伍儿的嫡亲姑姑,生得当今膝下唯三的皇子。只是不知为何,迷之不得当今喜爱,熬了将将二十年,才在其子被封王之后,母以子贵,得封淑妃之位。
母女俩来至淑妃所居的芳芷宫,一步刚迈进门槛——怎么那么巧,赵氏突然低呼一声,“疑?那不是南安王和……你二嫂她妹妹,楚家二姑娘吗?”她回望女儿,有些不确定的问。
到不是她认不准楚家二姑娘,毕竟那是她二儿媳的亲妹妹,日常总到她家来耍……而是,好端端未出阁的姑娘,也是大家闺秀的,怎么就跟南安王个外男凑在一块儿?还拉着袖子???
“呵呵,娘,您没认错,那可不就是二嫂她妹妹,楚家的觅儿姑娘嘛!”也是前世南安王的真爱侧妃,心尖儿肉呢!!
一打眼儿,宋伍儿就认出了那对几乎刻入她骨髓里的狗男女。
“他们怎么……”凑在一起了?碰巧遇见的?赵氏忍不住出声。
“您管呢?这里是芳芷宫,今儿是姑姑的生辰,您可慎着点儿,别闹出事来。”宋伍儿一把拉住亲娘的袖子,跟没看见那对隐在回廊柱后,正切切私语的狗男女一样,目不斜视的带着亲娘,迈步进了正门。
做为宫中罕见的有子嫔妃,宋淑妃在不得帝宠,她的四十大寿,办的依然还是挺热闹,宗室贵妇,外命臣妻——芳芷宫里乌鸦鸦坐了二,三十人。
做为东道主和寿星,就算是娘家大嫂和嫡亲侄女,宋淑妃也抽不出多少时间应酬,满面笑容的亲迎了赵氏,她吩咐宫女仔细照顾后,便自行离去办事了。
赵氏身为当朝首辅之妻,正一品的诰命,自有交际圈,跟着相熟的贵妇谈笑招呼着入了坐,没一会儿的功夫,就有人上前,“外祖母,临淽好想您!!”来人撒娇的拉起赵氏衣袖。
“哎呦,是我们家小郡主呀!”赵氏一把揽过来人,满面堆笑摸了摸她的头脸,问她,“小郡主,你娘呢?”
“在那儿呢!”临淽郡主偎在赵氏怀里,伸手懒懒的指了指不远处,又抬头看向宋伍儿,语调欢快的叫她,“小姨,你都有阵子没来王府找我玩了,毛球儿都生了小猫,你怎么不过来瞧瞧?”
宋家长女——宋元娘嫁了宗室英郡王,临淽郡主正是她的女儿,说是宋伍儿的外甥女,其实两人只差了一岁,打小就是玩伴,最好不过的。
月前,临淽郡主的爱宠毛球儿怀了胎,说定要挑只好的给宋伍儿养,谁知毛球儿生都生了,宋伍儿却没了消息,这回遇见了,临淽郡主可不得好生问问?
“猫的事儿,日后在说……临淽,我问问你,那楚觅儿是你娘带进来了?”没接话头,宋伍儿抬手指向跟在宋元娘身后,小猫般缩着头的楚觅儿,表情莫名。
“你是说翰林院院正家的楚二姑娘?是我娘带进来的呀!!”临淽郡主眨了眨眼,“小姨,她跟我娘关系可好啦,你不知道吗?”

第2章: 抓‘那什么’要赶巧

宋首辅——宋时莆书香门第出身,自小就是神童,十九岁高中状元,三十四岁入内阁,一路坐到首辅位置,如今已有十余年。
他和赵氏少年夫妻,生两子两女,宋元娘为长,宋伍儿为幼,两人相差了将近二十岁,宋伍儿出生时,宋元娘都快嫁人了,说是姐妹,其实长姐如母,对宋伍儿来说,宋元娘跟亲妈差不多。
尤其,宋元娘性格严肃,宋伍儿从小就怕她,彼此间接触不多,她还真不知道长姐跟楚觅儿还有联系!!
“我娘说,她在闺中时就跟二舅母好,楚二姑娘是二舅母的妹妹,又自幼丧母,二舅母拜托了,娘肯定要照顾的。”临淽郡主歪了歪头。
“哦,这样啊!”宋伍儿有些哭笑不得,前世,她百思不得其解,楚觅儿和南安王究竟是怎么‘真爱’的——毕竟,一亲王皇子,一内宅女眷,理应没什么机会触会,如今看来……
眼瞧嫁了宗室郡王,日常出入宫庭的长姐跟楚觅儿那股亲热劲儿,看来没少带她进宫,所以,楚觅儿和南安王的相识,相知,相许——是因为长姐给提供的条件吗?
怪不得前世她出家后,长姐每每来见她时都垂泪不语,满面愧疚呢?敢情真相在这儿……
“伍儿,临淽,你们俩个说什么呢?”就在两小姑娘说话的功夫,宋元娘摆脱了身边围绕着的贵妇们,缓步来到两人身边,一手一个按住,皱着眉就问,“你们俩个小的,凑到一块就没正经话说,我问你们,琼苑诗经背会了?先生布置下的琴经学完了?伍儿,娘上次跟我说,你在家竟都不好好练字了?这怎么成?”
“学业如行船,不进则退,我知你不爱念书,但女子立世,就算不能科考进举,多念些诗书,学些本事也是好的。你千万不要听那些酸儒说什么‘女子无才全是德’的话,咱们宋家没那说道!!”宋元娘一叠连声的说,眉间一抹竖纹,通身‘学究’气质。
“大姐,我不是信酸儒的话,也不是不想好好学,我就是……”真的学不会而已!!宋伍儿苦着张脸,一时间连楚觅儿都忘了。
前世,内斗真爱,外挡渣男,最绝望的时候,她都能绝地反击,熬死仇人——宋伍儿自认为这世上没什么能打击着她,但是,学问这种东西。
——呵呵
究竟是谁发明的背书?到底是哪个研究的写诗?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琴棋书画俱全?谁能理解明明天生学渣的她,周围爹娘哥姐全是学霸的痛苦?
她不是不想学啊,她是真的学不会啊!!!亲娘给掰开揉碎了讲都不明白,今天背明天就忘……她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啊!!
“一遍背不会,你不会背十遍?圣人云:勤能补拙。老话儿亦说,笨鸟先习,别人都行,你怎么就不行!!”宋元娘一脸恨铁不成钢。
临淽郡主在一边捂着脸偷偷笑。
宋伍儿整个人都萎靡了。
“元娘,你这又是做什么呢?又训伍儿了?今日是姑姑的生辰,你就饶她这一回,莫要计较了。”不远处,宋淑妃发现情况,笑着上前给讲情,还推了推宋伍儿,道:“你们小姑娘家家,爱玩爱闹的,怕是不愿意陪我们这些妇人谈天,伍儿,你陪着临淽出去耍吧,一会儿开宴了在回来。”
“娘娘,在宫里呢,这怎么成?”宋元娘急忙推辞。
“有什么不成的?这满宫的小姑娘不都出去了!你不要太谨慎了,不碍事的。”宋淑妃颇为大气。
听她这么说,宋伍儿放眼望去,正屋里剩下的俱是贵妇,小姑娘们一个不见,就连楚觅儿都消失,不知跟谁出去?
跟谁出去了?嘶!她轻声抽了口气,杏眼微眯,左右望着去找,果然——南安王也不见了。
“那,姑姑,大姐,你们慢慢聊,我就带着临淽去玩了!”扔下这么一句,宋伍儿一把拉过临淽郡主的袖子,三步并做两步的出了正殿。
比起被追究学问来,她还是去找找南安王和楚觅儿吧,要是运气好,说不定能抓住什么呢……
——
时至五月,正是初夏时节,御花园太液池里,粉色的荷花刚刚打出花苞来,碗口大的碧玉荷叶随风微晃,池水皱起,惊散荷叶底下的锦鲤。
池旁,怪石假山后的凉亭里,南安王轻轻晃着折扇,一脸柔情蜜意的看着立在他眼前的女子,“觅儿,咱们好不容易见一次面,还委屈你藏与人后,本王真是对不住你。”
“王爷,我没关系,不委屈的。我知道娘娘有意你跟宋家姑娘……这等紧要的时候,我本不该打扰你,只是太久没见了,我实在是想,想你。”楚觅儿脸颊通红,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偷偷窥着南安王,双手揉搓着衣摆,声如蚊蝇。
“觅儿,你应知我是心系与你,在不想别人的。只是,世事所逼,让我不得不迎娶宋表妹,我实在是为难。”南安王叹了口气,拉住楚觅儿的手,温柔款款的低叹。
“王爷,你别难过,我能理解的。宋姑娘家世不凡,又是娘娘的亲侄女,娘娘喜欢她,她又能帮扶王爷。我这身份……我自个儿明白,在不会跟她抢,待她入王府后,我在,在……我,我没关系的。”楚觅儿眼眶微微发红,小声喃喃,“只要王爷心里有我,我就知足了。”
“觅儿,我知道你的委屈,你为了我牺牲,我心里感激。你放心,我对你是真心真意。哪怕宋表妹入府,她是正妃,我也绝不会让她欺辱于你,我对她只有亲情,会给她正妻的体面,至于旁的,都尽付于你了……”
“王爷……”
世事所逼?万般无奈?正妻的体面?还别想旁的?谁想了!!明明是宋淑妃主动提起要‘亲上加亲’,明明是你母子夺嫡势弱,想要拉拢宋家?还说挺无奈,仿佛她上赶子倒贴……真是臭不要脸啊!!
怪石假山另一头,点缀着野花的草丛里,宋伍儿和临淽郡主蹲在那儿,两对四只眼睛里,冒着熊熊的火光!!
“三皇叔要脸不要???他怎么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临淽瞪着眼睛,握着拳几乎就想往出冲了,“我听我娘说,外祖父本来不起掺合皇子的事儿,要不是淑妃娘娘亲自求,口口声声把你当亲女儿,舍不得你嫁外人受委屈,外祖母怎么会答应??”
“以为非他不行啊??敢说这话,还有那个姓楚的,哪里冒出来的,怎么跟三皇叔勾搭上的,还你入府以后她在……她要干什么啊??自请当侧妃当妾啊??凭什么?也是大家闺秀,闺阁贵女的,要脸不要??”
临淽郡主低头咆哮着,几乎都快炸了。
“气什么?没听人家说吗?他们早就认识了,是两情相悦,是真情真爱,相比起来,我才是那个横插一脚,分散他们的恶人。”宋伍儿嗤笑着撅了撅嘴。
前世曾被南安王指着鼻子骂鸠占鹊巢,也见惯了这对‘真爱’的甜言密语,宋伍儿的承受能力坚强的多,眼前这种等级,就如清风过耳旁,根本不当回事儿。
“什么恶人?难道是你主动的吗?他们两情相悦,怎么不禀告淑妃娘娘?楚觅儿的家世不算低,勉强配得上三皇叔,真那么爱,做甚不求御指赐婚,非拉着你?”
“还不是既想得宋家权势,又舍不得如花美貌,三皇叔,呸!!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虚伪!!”临淽就没那‘功力’了,恶心连连吐着舌头,气的直啐。
骂的真痛快!!好遗憾她没有这么灵俐的口舌,前世不能正面怼。宋伍儿叹息的摇摇头,伸手拍着外甥女的后背安慰她,“行了,别气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现在发现了,总比选秀赐婚后在知道来的强。”
“人家既然是可怜被打散的鸳鸯鸟儿,那我退出,我成全不就得了!!临淽,若我爹娘问起来,你可得给我做证才是啊!”看见这么一出,宋伍儿其实挺高兴。虽然她前世下场不错,算得上赢家,可是,就算没有害处,明明是屎,谁愿意吃进去?
“小姨放心,我跟外祖父外祖母说,若他们不信,我就让娘把楚觅儿抓过来,咱们当堂对质!!”临淽郡主磨拳擦掌。
“那小姨可就把这事交给你了!”宋伍儿大喜过望,眉眼都是弯的,握起临淽的手,她道:“咱们赶紧走,别让人发现了。”
“不闹一场?”临淽郡主不甘心的看了眼,不远处亭子里已经拥在一起的两人。
“我和南安王那事,不过是口头约定,哪怕大伙心里有数,闹出来吃亏的还是我。”宋伍儿实事求事。
世事终归对女子更刻薄,这事儿,就算是南安王不对,真闹出去,被笑话的依然还是她。
“哼,真不甘心。”好在,临淽郡主不是不懂事的人,嘴里抱怨着,动作却很轻巧,乖乖被宋伍儿拉着,两人悄无声息的慢步后退。
“什么人?”不远处亭子里,南安王突然抬起头,满面严肃大喝一声!!
呦?她们这是让人发现了??临淽和宋伍儿双双怔住,面面相觑,不知是不是该出去。
“三皇弟,淑妃大寿,你不在前头帮亲娘应酬,却跑到这来私会小美人,当真是逍遥的很呐。”太液池旁,随着低沉讽刺声音而来的,是一道明黄色的身影。

版权声明:
作者:王金阁
链接:https://www.nnbbxx.net/post-6884.html
来源:王金阁博客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 <上一篇
下一篇>>